编剧史航:我读书,是为了落伍于时代编剧史航:我读书,是为了落伍于时代

编剧史航:我读书,是为了落伍于时代
史航在鼓楼西剧场朗读会上朗读。  【环球网文化频道记者/张嘉玉】8月21日,第26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暨第17届北京国际图书节在北京开幕,“一直任性读书”的编剧史航也来到现场,接受环球网文化频道的访问,畅谈他在鼓楼西剧场的朗读会,以及读书与旅行的心得。  我读书,是为了落伍于时代   环球网文化频道:2017年4月起,您在鼓楼西剧场开始举办每月的朗读会,您为什么想要做这样一件事呢?   史航:我想知道我认识的人其实在读什么书,一个演员、运动员,或者教授,他的枕边书是什么,这是我最关心的。8月31号还会邀请郭帆导演,和辛柏青、朱媛媛、蓝盈莹、李晨等演员十多个人一起来朗读。  环球网文化频道:您在读书领域做了很多的事情,您认为读书对于现代人生活的意义是什么?   史航:我跟现代人也不是很熟,我只知道我自己,我读书,是为了落伍于时代。所以对我来说,能做到落伍就不错了。有环球网超前了,我就落伍就行了。我没想和大家混在一起才读书,读书为了和别人不一样。  环球网文化频道:您最近在读什么书呢?   史航:我最近在读双雪涛的小说集《猎人》,是一个东北沈阳的作家。我觉得东北文学这几年很棒,真正有趣的现实主义、有感情的现实主义。  环球网文化频道:您目前在做的工作计划是什么?   史航:朗读会之外,我现在做话剧的出品人和制作人,像《枕头人》我是制作人,下面可能还会把一些我喜欢的当代作家的小说重新改编成话剧。  图书和旅行归根结底都是对道路的选择   环球网文化频道:您认为读书和旅行的关系是怎样的?   史航:以往我厌倦了太多叫旅游攻略的书,我觉得任何一个远方都没有什么捷径或者唯一途径,我对攻略没那么大的感情,我其实希望任何一个图书都能让我多一个要真正去那里的想法,突显每一个地方的个性。消费本身不一定是有个性的,但阅读本身是有个性的。我希望阅读进入旅行之中,能让旅行变得更有意思。很多年以前我的一个师弟徒步走中国的时候,我给他写了两句话,“除了流浪你没有别的道路,除了道路你没有别的情人。”相信道路本身。图书和旅行归根结底都是对道路的选择。  环球网文化频道:旅行的时候您会读什么样的书?   史航:旅行的时候要么读和旅行特别有关的书,要么读完全无关、你在日常生活中根本没有心思读的书,比如《时间简史》《资本论》。如果去海南旅行,比如我会带俄罗斯的书,像《卡拉马佐夫兄弟》《战争与和平》,你在蓝天白云四季如夏的环境中间,需要了解其它地方的暴风雪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